作者:曹国琳 文章来源:荆州教育学院报 点击数:3103 更新时间:2011/6/10 20:14:46 |        

  

曹国琳  

夜是属于安静的,夜是精灵。在告知所有人是时候睡觉了,它依然拉着时间旋转,时针滑过淡蓝色的过去,分钟跳向透明的未来。这场舞何时曲终人散,没人知道,我们都只能看到这场舞会的微小片段。它转错了方向,滴嗒、滴嗒。它还是在竭力的转向永远,即便永远与死之同在。  

夜,不睡的夜晚。天空在街灯亮起的一瞬间黑了下来。当街灯亮起来的时候,我蓦地感觉到了黑暗,没有原因。  

夜,眨眼的星星。从学校的窗子里看出去,总能看到很多的星星,可哪一颗才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一颗?可这一切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可以看到哪一颗明亮的星星……那一点光芒的重量,足够按捺住心里最沉的悸动。  

我是失眠的人,总认为会在夜里遇见寂寞的灵魂,真实凌厉的风吹散了困倦的种子,散落成了孤零零的个体。  

夜晚又一次来临了,多少人是激情满怀的迎接,多少人又是无奈的融入。夜是体能的调息和享受,又是内心世界的感伤与忧愁。白天都不停的奔波,精神的安慰,心灵的依偎,生理的交织,随之而后的就是甜蜜的进入梦乡,这只一种人的生活。另一种是饱受黑夜的折磨,白天没时间去分析自己生活的压抑和情感的无奈,关上卧室的灯,紧闭双眼静静的躺在床上,眼睛被眼皮遮住黑夜中窗外那唯一的光,遮的心灵像似茧中的飞蛾痛苦的挣扎着,想打开自已的心结,打开心灵的窗,展开翅膀,飞向梦想的地方。黑夜无论玩的幸福疯狂的愉快,还是玩的是寂寞还是无奈,还是平淡安静轻松的伴着日落而眠月落而起的心态,总之都有自己对夜的情怀……  

夜揽清风明月醉,云淡,星痴,天幽冥。 轻风,皓月,素笺,孤灯,红尘远。 窗外,风儿轻轻地抚摸着大地沟壑纵横的年轮,月光孤独地梳理着大地高高低低的心思,大地的呢喃,氤氲成一片,空灵幽远,曼妙轻……  

我喜欢对着屏幕发呆,想象时光匆匆行走于眼前的步调,日子总是这样极端的平静与祥和,岁月如流水般不紧不慢地告别了昨日的风景,又迎来了与昨日几乎相同的风景,走过长长的一段路,看过长长的一段故事……  

夜|文章录入:中文系    责任编辑:中文系 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
  • 此处显示 id "Container" 的内容
    c07彩票